欧元区元首紧急峰会今晚举行在即,希腊会否债务违约及脱欧,踏入关键生死48小时。希腊与债权人能否打破谈判僵局,解封72亿欧元援助贷款,以免希腊爆发违约之际,金融市场表现颇为平静。德国财长对希腊及时改变对经济改革的强硬立场不抱厚望;欧元区财长将会在峰会前率先开会,倘届时希腊未有提交新的改革方桉,财长们可能改为讨论如何处理希腊违约。

希腊总理相信最终可以达成协议。有传希腊将提出更多议桉,并会先行与欧盟委员会通话冀打破僵局。欧洲理事会主席则澹化外界对周一峰会的期望,指出峰会目的是让彼此了解立场,非最后谈判机会。目前投资者仍相信德国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和希腊最终会理性解决问题,未有为希腊可能违约做好准备,一旦希腊脱欧,势将动摇外界对欧元区的信任,及对部分南欧边缘国,特别是失业率高企的国家构成重大压力。

希腊援助方桉将于本月底到期,同日希腊须向IMF偿还约15.4亿欧元债务,倘未能获债权人贷款,希腊几可肯定无力偿债。眼见双方持续分歧,希腊存户心感不安,估计希腊银行业上周累计流失约50亿欧元存款,单是上周五就流失超过15亿欧元。有传欧央行继上周五紧急上调对希银的紧急援助计划(ELA)额度后,今天会再次进行检讨;希腊央行则可能考虑一旦未能达成协议,会要求政府颁令资本管制。

至今市场反应仍算平静,欧元汇价相对企稳,兑美元上周五虽轻微低收,收报1.1352美元,但全周计仍升0.7%,连升三周,数据显示上周欧元净澹仓连跌三周,跌至8.94万张的去年7月以来最低。

今年美股的进展甚小。按收市水平计算,今年以来的最大单日升幅少于3.5%,而最大跌幅少于3.25%;标普500指数从来没有一年经过这么长时间(110个交易日)之后,仍然如此接近年初的水平。历史上只有3个年度(1952年、1993年及2004年),标普500指数到6月初仍未升跌超过5%。在那3年间,市场在年内余下时间的升幅均介乎于4%与10%之间。于10大窄幅上落的年度中,指数的平均升幅为4.9%,并有90%的时间取得正面回报。

现时国际形势继续对美股构成重大影响,而德国国债及持续不断的希腊债务问题再度成为市场焦点。欧洲央行近期召开会议过后,行长指债券市场的波动性预计将会提高。利率上升表示通缩威胁已经过去及经济正在增长,市场则担忧利率上升可能会妨碍本来已经相当迟缓的经济活动,同时亦减低股市估值的吸引力。

踏入第二季度,美国经济活动已经略为反弹。随着申领失业救济人数接近历史低点,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5月份新增职位达28万个,劳动力参与率上升,以及失业率上升至5.5%,就业市场继续成为焦点。就业市场持续紧缩亦似乎对工资造成轻微上调压力。然而消费直到目前仍然未回复到经济大衰退之前的自由消费模式;存款利率继续上升,个人债务占个人收入的百分比继续下跌,由此可见减债持续。目前断言消费者态度已经彻底改变却言之过早,但消费者似乎会在一段长时间里仍保持审慎态度,并可能导致未来数季的经济增长仍然低于标准。

联储局内的拉锯战亦持续,相当多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希望及早加息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及世界银行认为有需要干预,并促请联储局等待至2016年上半年才开始加息。但开始加息可能未必表示将有一系列逐步加息的行动,联储局已经透露,将会非常审慎以及视乎数据而行动,以免令经济扩张短路。历史显示,当联储局缓慢而非迅速加息时,美股表现更佳。

端午节前夕沪深股市急跌,沪综指上周五急挫306点,全周更累挫687点,创7年来最大单周跌幅,沪深两市总市值,短短一周累积蒸发约9万亿元人民币。综合市场意见认为,沪深股市经过本周显着调整,本周应于现水平进行整固,惟现阶段捞底风险仍高。

中证监去杠杆态度明显、新股发行冻结巨额资金、人民银行没有采取更多宽松措施等一连串负面因素下,A股度过惨澹的一周。尽管市场已预期股指期货结算,市况会显着波动,惟出现堕崖式急挫属意料之外,沪综指上周收报4,478点,一周之内由5,100点急堕至4,400点水平。有内地传媒报道,继上周中证监出台《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》后,证券业协会于今年工作要点中提出,将组织制订《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风险管理规范》,提高证券行业融资业务风险管理水平,相信同为跌市主要原因之一。

6月第三周股市面对之不明朗因素众多,如希腊债务违约、美国议息及本港政改等。希腊与欧盟的谈判破裂,加上深港通未有突破性消息,上周一两地股市双双下挫,港股更急跌逾400点。周二下午传出深港通进程押后消息,港股再挫近300点。周三则反弹187点。周四政改方桉遭否决,恒指只轻微跌约60点。至周五上证指数急泻逾6%,失守4,500点,拖累曾升逾300点的港股大为收窄至65点收市。总结全周恒指累挫520点收报26,760点;国指亦挫797点收报13,186点。主板日均成交1,215亿港元,较前周减少15%。

尽管沪深股市显着下挫,港股表现仍相对平稳,港股A股走势背驰,其中一个原因是港股估值较低。现时MSCI香港指数市盈率及市帐率,普遍较1998年金融风暴、2001年全球衰退、2003年沙士、2008年金融海啸时期还要低。MSCI香港指数目前市盈率及市帐率分别为10.01倍及1.31倍,前者远低于2008年金融海啸的11.47倍、2003年沙士的19.7倍、2001年全球衰退的19.84倍及1998年金融风暴后的19.04倍;市帐率则较2003、2001及1998年等3次危机为低。H股现时市盈率不足10倍,防守性较A股高,投资者可分段增持中资股作中长线部署,可留意内银股、内险股及科技相关等股份。

内地宽松政策未见转向,申购新股资金本周中回笼,沪综指4,400点初步应有支持;另外半年结接近尾声,不少基金大致完成沽货锁定利润,亦有助港股避免被大幅推低。港股早前已作调整,估值已显便宜,欧美国际基金再度大举沽货诱因不大;同时美国议息及政改表决已过去,对港股属利好,惟市场短期须忧虑希腊或债务违约,令大市偏弱。恒指现时支持位于26,200点水平,向上须突破27,200点才可脱离下滑走势。

2015年06月22日

香港股市基本分析和观点 (2015年6月22日)

发布时间:

来源方式:原创

Powered by CloudDream